資優生學與教的挑戰

資優生學與教的挑戰
【OpenSchool專訊】雖說教養資優生對家長來說是個極大挑戰,沿途時會遇上各種難題,不過實際上仍有不少例子教人鼓舞,能為家長帶來積極信息。就如自小學二年級已被老師發現其資優潛能,並推薦參與香港資優教育學苑資優課程的陳尚萱,因著親密融洽的家庭關係,加上入讀了著重全人教育,著力為學生發掘自我價值的協恩中學附屬小學,使她從小就在開明和諧的氛圍中長大,得以將資優潛力發揮至最大能量,讓她小小年紀便找到自我價值所在,逐步向理想邁進。雖然這個小女孩的成長過程沒有甚麼波折,但她卻為不少老師帶來挑戰,讓老師們對資優教育有更深刻的體悟,激發多年來孜孜不倦地與資優生們一起面對成長中的各種挑戰。

資優生學與教的挑戰
初到學苑上課的時候,需要接受情意教育,Celine也曾遇過不少有社交障礙的資優同學。

資優生中的稀有品種

現時於拔萃女書院就讀中五的陳尚萱(Celine),舉止跳脫活潑,就跟一般少女沒兩樣,但在對談時又往往表現出同齡人少有的成熟思想,加上訪問過程中,總不缺笑容與禮貌,恰如一個親和力十足的公關人才。毫無疑問地,她就是很多教育心理學家所說的「平均地擁有多項資優智能」的稀有資優族群。不過,言談之間,有時還是會流露了點點資優生獨有的傲氣,不難想像若缺少了自幼培養的良好品格,她可能便成了一個高傲或是陷於社交困難的資優生。

一手發掘她的協恩中學附屬小學英文科科主任及資優教育組負責老師曾麗兒主任,指Celine自小便跟同學、老師相處融洽,即使畢業多年也跟昔日老師保持聯絡,互相關心,實在是少有的資優生類型。而梁靄雯校長則認為這與Celine的家庭教育有關,「她跟媽媽的關係要好,媽媽對她的性格、行為十分瞭解,亦常常跟我們緊密溝通,對於Celine偶然做了一些頑皮事,會細心解釋原因,使我們更理解Celine,這些溝通對我們的教學和她的成長均十分重要。」

正如不少教育心理學家所說,良好的家庭關係,既能為資優生帶來安全感,也能為她樹立學習榜樣。不過,Celine則認為這一切應歸功於協小的校長與老師們,「現在的我,很多想法、態度都是建立在小學生活的基礎之上,沒有協小老師當時的關懷和教導,為我打好基礎,便沒有今天的我了。」這句說話,除了反映其飲水思源,更帶出真摯的學校教育對小朋友成長的影響力。「現在偶然跟小學同學談起從前,大家都覺得那時無論我們的專長在哪方面,學業成績好與壞,每個人在學校都會有備受重視的感覺,是真正感受到老師關注我們的成長。」因此,在應邀進行這次訪問的同時,她也提出要回到其母校,跟提拔她的校長與老師一同受訪。

資優生學與教的挑戰
小學階段的她在語文方面初露鋒芒,獲獎不少。

資優學與教共同成長

聽到Celine的一番領悟,梁校長自言感到十分欣慰,「我們一直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優點,所以我們的資優教育理念就是全人教育,讓學生全面發展,為他們提供機會接觸不同範疇的事物,從而找出潛質所在,並建立自信。」因為是信念,所以教學團隊一直推行,並未想過會得到學生的回報,想不到這天能從Celine口裡,首次聽到學生對其教育理念的理解與肯定。「今天聽到她這麼說,我們就知道多年來付出的心思、時間並沒白費,因為學生是真正感受到的。」

感到欣慰的,還有早於Celine二年級時,便從日常學習中辨識到其過人才華的曾主任,回想起來這個小女孩的確令曾主任又驚又喜,「當時我是她的英文科老師,透過她創作的文章,從其遣詞造句便看到她的語言能力相當高,而且閱讀基礎廣闊,想像力與創意也十分高。初時還會被她的創作弄得我頭昏腦轉,不懂分辨其筆下故事的真偽呢!」梁校長更笑言曾主任更為此事而致電陳媽媽一問究竟,之後更確定Celine的才華真的太出眾。

面對這樣突出的學生,曾主任坦言老師在教學上的反應更要快捷靈活,「因為我們的學生自三年級開始,主科便會分成四個不同能力的小組上課,而在學習能力較高的組別,往往聚集了很多像Celine這類學習需求高的資優生。他們一般口才好、反應快,所以時常會提出很多問題和分享見解,如果老師跟不上他們的節奏或沒有耐性回應其提問的話,便不能滿足他們的需要,影響了其學習,因此我也要不斷提升自己,跟他們一起成長。」除此之外,曾主任認為,栽培資優生更需要抱持開放和接納的態度,努力為他們製造機會,才能成就他們的發展,所以過程的確充滿挑戰性。

資優生學與教的挑戰
Celine時常參與學苑的不同活動,擔任「大歷史公眾講座暨學生論壇」的司儀亦頭頭是道。

發掘潛能 展現自我價值

聽到校長與老師曾為自己與同學如此苦心安排,Celine當然更為感動,而且更感激於老師們對自己的尊重與包容,讓她從小就學懂欣賞別人、欣賞自己,並未困於資優生的標籤,而能樂在其中,於長處中找到自我存在的價值與定位,「因為老師都給我們自由的空間與機會,使我們能盡情表達和發揮。如我的興趣只在學術方面,便專心在這方面發展,而不會硬要自己在不擅長的運動方面做點甚麼來追上別人。反之我對在運動方面表現優秀的同學都十分欣賞,不會妒忌。因為老師對我們都一視同仁,沒有因為成績好壞而對我們有所偏重,而是欣賞我們每個人在不同方面的優點與努力,讓我
們都懂得互相欣賞。」

除了校園文化,家長對Celine的支持,也使她能在無壓力的狀態下成長,並確立自己的方向。她說:「我的媽媽比較單純,對『資優』本來沒甚麼具體概念,所以我在小時候並沒認為自己很優秀。當然在考試獲得高分時會有優越感,但媽媽只會鼓勵我,要我多用功便可更上一層樓,所以當時的我也沒有自覺是個資優生。」

直至四年級的時候,Celine到了可報讀香港資優教育學苑的年紀,曾主任就在這時向陳媽媽建議提名Celine參加學苑的資優課程,在語文、常識的範疇作進一步的培訓。雖然當時陳媽媽並不太瞭解這是怎樣的課程,但她信任老師的意見,讓Celine有機會在學苑中,接觸到更多新知識,進一步擴闊視野。

現在,Celine雖然在智商上、多元智能方面均被確認其資優身份,然而她在瞭解自己的強項之餘,也接納自己的弱點,絕不勉強自己在不感興趣的範圍與人爭長短,而是安於在愈來愈感興趣的人文科學方面鑽研,並向著其理想的教育事業進發。

資優生學與教的挑戰
於香港資優教育學苑參與香港資優師徒計劃,得到曾鈺成作為其導師,不但提升了Celine對教育的理解,更讓她有機會跟偶像作家李怡相聚交流,得益不淺。
資優生學與教的挑戰
香港資優教育學苑推行香港資優師徒計劃已有兩年,邀得不同業界名人擔任資深學員的導師,擴闊一群資優生對專業發展的視野。

未來教育家的宏願

大概很多人會提出疑問,為何一個資優生不選擇做醫生、讀法律?然而Celine就是很清楚自己的根,是源於小學時期的生命教育,所以她在學苑參與為資深學員而設的香港資優師徒計劃時,便決定以生命教育為研究主題,立志從事教育服務,要幫助莘莘學子像她一樣找到自我價值所在。

在進行研究的過程中,Celine有機會到不同學校進行資料搜集,瞭解不同學校、學生的情況,經過與自己的成長經驗對比,她得出了初步的結果:「我發現現今社會學生自殺率高企、抑鬱問題嚴重,主因並非來自學業壓力,而是學校普遍地未能有效幫助學生找到自己的角色、崗位和自身價值所在,所以我希望未來的生命教育可以做得更好。就如我在協小的時候一樣,只要自己不放棄,學校總會給你機會嘗試,並慢慢明白自己的價值所在,不去強求自己做些不擅長的事。」

能夠樂於自己的角色,在崗位中找到滿足感,自然能活得精彩快樂,所以即使時有旁人跟Celine說從事教育的出路窄,但她還是一腔熱誠,要以自己母校的教學團隊為榜樣,不必當個最優秀的主角,做個能成就別人的輔助者也一樣可以快樂滿足。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Visited 9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