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IT教師扭盡六壬 線上實踐創新教育


創新教育 學生上堂如玩game(劉焌陶攝)

無可否認,疫情加速了香港電子學習的發展。短短一年間,學界對線上教學由當初誠惶誠恐到今天游刃有餘,的確是大躍進。然而,僅僅轉變授課平台,甚或把教材數碼化,就等同實踐了創新教育嗎?香港教育城首屆「創新教師獎」其中3名得主分享他們對創新教學的理念,3人正帶領學生坐上一列科技快車,不過要到達彼岸,並非只靠勇往直前便可成功,正如其中一名學校資訊科技主任馮健剛說:「究竟我們是否在做教育?抑或為做而做?還是做了,學生真的應用到知識呢?」

善用軟件拍片App 提升學生參與度

在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擔任課程統籌主任的郭文釗,是「創新教師獎」8個得獎者之一,多年來,他一直致力推動宣基的電子學習發展。3年前,學校開展「自攜裝置」(BYOD)計劃,目前全校四、五、六年級學生都已經擁有個人平板電腦,在疫情下,計劃似乎更顯前瞻性,「正因宣基是行BYOD ,所以去年2月教育局突然宣布停課,我們二話不說,立即把高年級課堂轉做實時網課。而跟其他學校不同,我們是採用級本經營的,即一名教師同時向全級百多名學生授課,形式有點像大學」。

電子教學:IT教師扭盡六壬 線上實踐創新教育
宣基自2017年開展「自攜裝置」(BYOD)計劃,目前全校的高年級學生都已經擁有個人平板電腦。(受訪者提供)

他解釋,安排級本課堂,是要騰出更多教師人手,發展互動教材,「網課最大的挑戰,是比較單向,教師不應該像DJ,『齋講』30分鐘,這樣小朋友會悶死的!教師想吸引學生學習,就需要更多板斧。因此我們加入很多互動元素,令學生感覺課堂就好像玩game一樣,但其實背後,教師正在收集數據,了解他們的學習進程」。

級本課堂 教師輪流備課減負擔

然而,互動教材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製作出來的,「要設計一個game,不是一兩小時做得到,若不配合級本課堂,根本行不通」。郭文釗補充,由於每節課堂只由1名教師負責主講,變相科任教師之間只需輪流備課,擔子會比班本課堂輕,那大家便有更多空檔去改良教材。

雖然上網課,教師每每要「以一敵百」,但只要善用電子工具,便可「四両撥千斤」,提升學與教效能。郭文釗本身是Microsoft Innovative Educator Expert一員,因着這個身分,令他有機會接觸到全球各地的教師,汲取嶄新的電子教學經驗。舉例,他參考同儕做法,嘗試在課堂使用Pear Deck軟件,讓過百名學生可一起參與討論,「其實就算25人的小班教學,由於網課,學生每次發言都要『開咪』、『熄咪』,30分鐘內,根本沒可能叫齊所有人作答。若用Pear Deck,每個學生都可以用電子筆即時在白板上以文字或繪圖等表達想法,教師亦可同一時間看到所有學生的答案,從中就知道學生學到多少」。

電子教學:IT教師扭盡六壬 線上實踐創新教育
雖然宣基的網課採用級本形式,但借助Pear Deck軟件,過百名學生可一起參與討論,教師也透過學生的答案,得到教學上的回饋。(受訪者提供)

學生拍片出題目 互相挑戰

另外,在五年級數學科的「多邊形面積」一課,郭文釗亦一反傳統,由學生出題目,以「七巧板」拼砌圖形,並拍攝至Flipgrid影片平台,互相考問該圖案的面積計算方法,「靠我一個人出題,頂多想到5至10題,但集合全班的力量,便有20多條題目,同學可挑選感興趣的去答。整個過程,都是想學生參與度高些,我相信,被挑戰者,會覺得光榮;挑戰成功者,亦有滿足感」。

電子教學:IT教師扭盡六壬 線上實踐創新教育
Flipgrid是一個社交學習平台,宣基用來讓學生錄製短片,討論課題和交流想法。(受訪者提供)

電子教學:IT教師扭盡六壬 線上實踐創新教育
宣基近年着力發展電子學習,已升讀中一的舊生鄭信藍(左)憶述,最難忘是學校曾安排用Flipgrid平台,讓他們跟韓國、南美洲學生就「Spare Time」這個題目交流意見,他形容整件事很「wonderful」,「沒想過身在香港,都可以和外地學生交流,大家的看法或有不同,但我可從他們身上學到東西,他們也可認識我們的文化」。(劉焌陶攝)

誠然,疫情為教育界帶來不少衝擊,但為宣基帶來重整課程的機遇,使學校可以大刀闊斧裁走架牀疊屋的內容,並朝「混合式學習」(Blended Learning)方向進發。郭文釗透露:「即使有疫苗也好,亦難以預計會否再有一下波又停課,所以想設計一個既可在線上,亦可在線下,雙軌並行的課程。」

VR、AR融入學習 培養學生成創建者

在今屆「創新教師獎」賽事中,九龍灣聖若翰天主教小學是大贏家,該校有2名教師奪得殊榮。不過,對其中一名得獎者、該校資訊科技主任馮健剛來說,其創新教育路亦非一帆風順。

馮健剛憶述,3年前剛開展資訊科技教育工作時,曾信心滿滿寫了一個美輪美奐的教案參加電子學習比賽,當時自以為已加入了很多電子學習元素,有望奪獎,結果卻空手而回,他失望之餘,也反思問題所在,「後來我發現,原來自己只是寫了一份『說明書』,教學生怎用這個或那個平台,學生能把科技應用到其他學科的學習上嗎?其實是零的!」

上網課≠電子學習

正如今天,全港學校都熟練地上網課,但並不等於所有學校都推動了電子學習。「如果只是用電子學習平台來交收功課,但所有學習、作業都是維持紙本,那就不算是真正的電子學習了。」馮健剛斬釘截鐵地說。

不斷探索、一直累積經驗,馮健剛近年積極嘗試把虛擬實境(VR)和擴增實境(AR)結合學生的學習活動,包括中文科的閱讀報告、英文科的口頭匯報、藝術創作等,「我期望學生是內容的創建者,而非單純是資訊科技的使用者」。

VR、AR融入學習 培養學生成創建者
高小常識科經常用到AR工具,圖中學生正在研究植物細胞。(劉焌陶攝)

今次他獲評審團垂青的「自閱‧自拍‧自製 – AR閱讀『方』」教案,便引導學生使用不同的軟件工具,做出一個有聲音、有畫面、有文字的非一般閱讀報告。學生先揀選一名喜歡的中國歷史人物,閱讀或搜尋人物資料,然後利用語音輸入完成Google文件的寫作分享;之後,再自拍有趣的短片表達讀後感,為製作AR閱讀「方」作準備;最後,學生以Paper Merge cube,再配合CoSpaces App,輸入已經準備好的文字和影片資料,一個AR閱讀報告便誕生。

VR、AR融入學習 培養學生成創建者
九龍灣聖若翰天主教小學資訊科技主任馮健剛,打破傳統紙筆閱讀報告模式,設計「自閱‧自拍‧自製」好書分享活動,讓學生透過文字及影片,製作擴增實境(AR)的閱讀報告。(劉焌陶攝)

這兩年間,在科技教育的發展上,九龍灣聖若翰天主教小學如坐上高速列車,但馮健剛強調,一切都從學生需要出發,「我經常叫拍檔提醒我,不要讓我走火入魔,究竟我們是否在做教育?抑或為做而做?還是做了,學生真的應用到知識呢?」

操控無人機 學抽象數學

馮健剛口中的「拍檔」,正是該校另一名「創新教師獎」得主李嘉耀,他針對小六學生所策劃的無人機校本編程課程,同時融入數學科知識,意念亦非常創新,「這個雖然是電腦科課堂,但當中有幾節,會讓學生透過操控無人機,學習較抽象的數學知識,包括角度、圓的特性及三維空間等」。他說,透過科技輔助學習數學,可減少紙筆的操練,讓過程變得更有趣,這個亦是創新教育的精髓。

VR、AR融入學習 培養學生成創建者
為培養學生邏輯思維、空間思維及編程能力,九龍灣聖若翰天主教小學電腦科教師李嘉耀所編製的無人機校本課程,同時涵蓋小六數學科「角度」、「圓」及「三維空間」的課題,讓學習變得更深入、具體和有趣。(劉焌陶攝)

知多啲:創新教育助學生立足未來

適逢香港教育城成立20周年,機構首辦「創新教師獎」,在逾80名參賽教師中,選出8名來自中、小學的教師,表揚他們致力實踐創新教育。教育城行政總監鄭弼亮(Victor)指出,創新教育之所以重要,是因為要配合社會的演變,「世界正邁向一個創新型的社會,我們需要當下培育學生有創新的精神,讓他們能夠立足未來」。加上人工智能、編程等新知識,都不是用紙筆可以傳授的,因此,教師必須摒棄舊式的教學方法,運用不同的教學設計。

知多啲:創新教育助學生立足未來
鄭弼亮(受訪者提供)

創新教育離不開科技,Victor說,香港的資源配套,以至學校的基建設施都不差,惟發展步伐仍有待提升,「創新教育和考試制度是有矛盾的」。他期望透過設立「創新教師獎」,逐漸凝聚一班有心人,一起推動課程和考評制度的改革。

文︰沈雅詩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5期]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Visited 52 times, 1 visits today)